•  首頁滾動大圖/ 內容

    一位新雅同學眼中“更完整的清華”

    2020-03-03

    編者按
    本文是新雅書院一年級學生劉道昱在清華大學2020年“全國優秀中學生冬令營”開營儀式上的發言。在剛剛過去的半年中,他在新雅學習、生活,有不少感悟。在發言中,他為學弟學妹們分享了他和新雅結緣的經過,以及在清華生活半年的體會。

     

    劉道昱

    各位學弟學妹大家好:

    很高興能在這里跟大家交流。我是清華大學新雅書院九字班的劉道昱,高中就讀于上海市上海中學,去年剛剛在清華園度過了一個秋天,一個冬天,見了北京的三場雪。最近的一場還沒有全部融化,各位在這個時候來到清華,雖未趕上最美的雪景,也算見到這座園子不一樣的景致。

    前天早晨接到任務要來跟各位分享在清華的體會,以及與新雅結緣的經過,于是借這機會認真回憶了這一段心路歷程?;叵肫饋?,也是在上一個冬天,差不多同樣的時候,我在另一場宣講會上第一次聽到了“新雅書院”的名字。新銳的新,典雅的雅,銳意其新,茹含其雅。新雅書院一四年起作為一個項目從各院系優中選優,一六年才開始通過高考直接招生,是清華最年輕的一個院系,也是清華人數最少的院系之一。


    何謂“通識教育”


    大家如果從學長學姐或招辦老師那里對新雅書院有過一些了解,想必會聽過“通識教育”這個關鍵詞。這的確是新雅書院最核心的理念,從我第一次聽到它的名字到如今在書院讀書半年逐漸融入書院的過程,也就是我對通識教育的理解不斷加深、不斷更新甚至顛覆的過程。

    我想對各位來說,最初最直接的認識,和一年前的我一樣,就是新雅書院“延遲一年確認專業”這一特色。大一的我們不屬于任何專業,大二時則可以在清華除美院和醫學院外的所有專業中按志趣自由選擇。不過,如果對新雅書院的理念有更準確的了解,與其將這一特色稱作“延遲一年確認專業”,更好的說法是“先用一年時間接受最集中的通識教育”,而與其說大一的我們“不屬于任何專業”,不如說我們“歸屬新雅書院這個學習共同體”。

    新雅同學

    這一表達上的不同,其實蘊含著新雅書院的精神內核,也是我們不同于其他大學通識學院之處。不僅僅是“跨專業”,不僅僅是更多的選項,在這種被制度賦予的“自由”之外,新雅要求新雅人去領會更高的東西。它藏在新雅的課程設置里、小組討論里、藏在大家讀的書里、藏在院長講課時一段突如其來的沉默里、藏在毫無預兆的一次寢室夜聊里。

     

     

     

     

    甘陽院長給新雅九字班同學講課

    什么是通識教育,對于一年前的我跟在座諸位而言,出于一個高中生的視角,很容易把它簡單理解為“文理通識”,文科和理科兼顧。這種理解并沒有錯,只不過在新雅,這種“兼顧”更多是指人文精神和科學素養的結合。聽說今天在座既有學文科的同學也有學理科的同學,在新雅書院也是這樣??墒钱敶蠹襾淼叫卵?,當所有人一起仔細閱讀簡·奧斯丁的每一部作品,一起學觀測宇宙學做物理計算去天文臺觀星,一起在藝術課上寫生、琢磨美院教授對美的理解,一起在討論課上討論美國電影、大學教育、女權主義……每一個人都會開始明白,所謂文科生還是理科生,本身是一個多么人為多么兒戲的劃分。

     

     

     

     

    一起去天文臺觀星

    一起去藝博看畫展

    也許由于教育資源的分配,也許為了面對高考,在座的大多數同學都為自己貼上了“文科生”或“理科生”的標簽,在高中三年時間里接受集中在其中一個方向的大量訓練成為其中的佼佼者,這或許正是各位今天能夠來到這里的理由,可是當半年以后,當各位真正進入大學,走進人類知識的頂級殿堂,你們是否仍要緊抱著過去被迫選擇的標簽,持續用“我只是一個文科生”、“我只是一個理科生”這樣的心理暗示給自己設限?抑或是你愿意打開自己的認知,將目光放諸我們這個物種在今天這個時代所擁有的全部文明、知識、智慧。選擇新雅是選擇了這樣一種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并非天方夜譚,也不是胡亂做加法。事實上,不同于中國歷來將理科與工科并稱“理工科”并與“文科”對立的傳統,在美國,“文理學”本身就是統一的,二者一同與“工科”相對。

    另一個例證是,在我本人所在的上??紖^,當六門小科目可以由學生自由組合的時候,真正選擇整套“理化生”或“政史地”的同學只占很小的比重,在座諸位也不妨回想,即便在你們所面對的高考升學訓練的氛圍下,你又是否從來沒有被來自另一個領域的“知識的美感”觸動過?現有的“知識儲備”,從來都不應該成為一種束縛。在新雅的課堂上,大家會面對大量完全陌生的、具有挑戰性的知識。如果你愿意做好準備去迎接一個新的自己,整個世界也將以高中時代的你無法想象的全新的方式在你眼前展開。

     

    新雅同學在課堂上進行作業展示與讀書報告

    作為對這一點的總結,我想完整地引用新雅書院袁先欣老師在我們九字班的開學典禮上的一段話,希望能作為大家在清華寒假營接下來的幾天里、在高中剩下的日子里、在未來的大學時光里,思考學科與知識關系這一問題的參考。袁老師說,“來自不同課程的陌生知識,毋寧是要挑戰泛濫的知識碎片多多少少已經在各位的心上繪制出來的那樣一個熟悉的世界圖景,是希望通過大量的閱讀,使得各位能夠反思這些知識的起源和他們背后的結構,從而,反思我們現在身處的這個理所當然的世界,以及被這個世界所塑造的理所當然的自己。”

     

     

     

     

    袁先欣老師在新雅書院2019年開學典禮上作教師代表發言


    個人成長之外,“文明的復興”

     
    新雅的通識教育會讓你在反思中煥然一新,可是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我想跟各位作更多交流的,不是關于一個人能從通識教育中“獲得”什么,我不想過多宣揚它的奇功異效,那些是需要一個人將全部精神投入另一種生活才能慢慢體悟的,我接下來想跟各位分享的感悟,是關于“個體成長”之外的另一個維度,關于“文明的復興”。各位可能覺得這個題目太大了,太遙遠了,其實在我一年前聽到新雅的名字的時候,在我高考完簽約填志愿的時候,我對通識教育的關注更多的也是,站在一個考試勝出者的角度,考慮我能通過新雅的教育變成一個什么樣的人,獲得什么樣的素養……而真正進入新雅之后,通過大量的閱讀、討論,通過一堂堂院長的課和每周課后的寫作,我和身邊的同學們對于通識教育更多的思考轉向了文明。

    師生研討

    自由討論


    對在座各位來說,這個命題可能是比較陌生的。這種陌生不一定是因為大家心里沒有這個意識,而是對我們今天中國的學生來說,前十八年的生活幾乎無法全然脫開升學的總目標,一切高于斯或外于斯的某某糾結都能被一句“未知高考焉知某某”壓抑或打發,我們的注意力更多都在自己身上,這一點沒有什么好指責的。

    如果不是這樣選擇,各位可能不會成為當今標準下最優秀的高中生、不會有資格參加這個冬令營,如果我沒有這樣選擇,我甚至可能都不會有機會通過高考進入清華大學讀書。但是當各位已經或即將成為一個十八歲的青年,你是否愿意將目光移開你的書桌投向更遠的地方呢?各位可能會說,我現在就有這意識啊,我學政治課,我準備作文素材,我非常關心國家大事,我們每天都會仔細聽新聞聯播,我前幾天還認真研究了習主席的2020年新年致辭……這些都很好啊,但你真的覺得這樣就足夠了解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文明了嗎?

    今天我們常常在各種地方聽到文化自覺、文化自信、文化自強。但自覺、自信與自強,都應該基于對“文化”的全面深刻的了解。新雅書院院長甘陽先生有一個見解。認為21世紀的中國人必須樹立的第一個新觀念就是:中國的“歷史文明”是中國“現代國家”的最大資源,而21世紀的中國能開創多大的格局,很大程度上將取決于當代中國人是否能自覺地把中國的“現代國家”置于中國源遠流長的“歷史文明”之源頭活水中。哈佛大學張光直教授曾引用Arthur Wright的觀點指出“全球上沒有任何民族有像中華民族那樣龐大的對他們過去歷史的記錄。二千五百年的正史里所記下來的個別事件的總額是無法計算的。要將二十五史翻成英文,需要四千五百萬個單詞,而這還只代表那整個記錄中的一小部分。” 而事實正如張教授所言,這筆龐大的文化資本尚未被現代中國人好好利用過。

    近百年的中國人基本是用西方一時一地的理論和觀點認識世界。而想要把中國文明的潛力發揮出來,需要同時做三件事:

    一是深入研究中國文明;
    二是盡量了解學習世界史;
    三是深入了解各種西方人文社會科學理論。

    與張教授的觀點呼應,新雅書院大一開設的課程就有關于中國文明的“中國哲學”、“中國古代文明”、“《史記》研讀”,關于世界史的“古希臘文明”、“意大利文藝復興藝術”、“十九世紀英國文學與藝術”,及關于西方人文社會理論的“莎士比亞與政治哲學”、“科技發展與人類文明”、“西方近代哲學”等課程……

    新雅同學設計的通識課程明信片

    初聽之下,這些對文明與文化的關切似乎都圍繞人文學科,但在新雅學習了一段時間,對真正的人文精神有了一定了解之后,逐漸意識到無論是建筑、管理或工程,每一門知識、每一項事業,都能從這種歷史文明視野及隨之而來的中華民族文明主體性意識中獲得源源不斷的養分。而如果缺乏了這種從文明中獲得的養分,人們一味追求便捷與舒適時就會不加反思,我們曾有的高貴與優雅就會被效率擠占,工業的滾滾巨輪奔向無窮無盡毫無美感的抄襲與重復,人的精神也會越發空虛貧瘠……

    各位這些天在清華走動,想必會注意到體育館外墻上寫著“為祖國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字樣,我在軍訓時也聽過多場題為“又紅又專全面發展”的報告會,但我最清晰地聆聽到自己的國家和民族最強烈的召喚的時候,是在我讀到新雅書院院長甘陽先生下面這段文字的時候:“做中國人意味著屬于當今世界唯一有可能真正在西方主導下爭取文化獨立的文化民族、唯一有可能充分獲得自我尊嚴的民族。一個完全被西方所籠罩的非西方民族是沒有尊嚴的。因此,做中國人是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因為你有歷史的可能性。”

    在新雅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不斷地給我一股力量跟一種自覺,去持續地反思整個現代社會和其中個人的生活狀況,以對抗漫無目的的現代性,并尋找自己生活中的虔敬。從每天的飲食作息讀書散步交談寫作當中,前所未有地領會到,復興自己,和復興文明,這兩件事竟如此的接近、如此的統一。也許在最初的一段時間里,會強烈地感受到新雅的課程及環境并不像一個解惑的過程,而似乎是一個不斷添惑的過程。一位學長曾說,幾年中他常常有突然被某一個問題擊中,在床上怔怔凝視天花整晚失眠的經歷。老師曾告訴我們,新雅同學們普遍感受到的這種困惑和不確定性,與新雅所做的文理通識教育在今天中國大學教育制度中的先鋒位置是直接相關的。中國的大學長期以來是在專業分割高度精細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而清華就是這個制度當中的佼佼者。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新雅作為清華最年輕的一個院,是不那么“清華”的,或者說,跟大眾對清華的傳統認知,有很大差異。

     
    “更完整的清華”


    我想,在今天下午大家所聽到的發言中,清華大學的經管學院和計算機系都有著更高的知名度,眾所周知那里匯集著一群最為優秀的學生,有著廣闊的平臺、雄厚的師資。另一方面,可能在有的同學的心目中,清華仍然是一個傳統理工科強校,認為清華的人文氣息并不強。我作為一個比大家大一歲,剛剛來到清華,來到新雅讀了半年書的人,在今天這個場合面對臺下的各位高中的學弟學妹,會很自然地想到半年前初秋的自己。一個十八歲青年,莘莘學子來遠方,正經歷離別又面臨初見,被無盡紛紛心事催逼著蛻變,于是用力地感受著,自我調適著,檢查著自己的每一絲一縷情緒,也在忙碌中找尋踏實和歸屬感。

    班級活動

    新雅講座


    今天跟各位分享這半年來我對清華的認識、對新雅的理解,由衷希望能通過我自己這些片面的零散的感悟,向在座各位傳達一個模糊的印象,清華不僅有計算機系、有經管學院等等有名的強系,清華還有一個新雅書院,有這樣一個年輕的學習共同體,一群愿意打破學科壁壘廣泛地汲取不同領域知識與智慧的熱情飽滿的學生,一群學識淵博能夠以廣闊的格局觀察世界也愿意用他們的性情與智慧去理解、感染一顆顆年輕心靈的老師。我希望今天的分享能夠起到一點微弱的作用讓各位見到一個更完整的清華。

    最后我想引用書院開學典禮上袁先欣老師的另一段話,作為我關于清華和新雅的分享的總結,袁老師說,“在內心深處,我始終覺得新雅的精神和清華是一致的。大家對清華的歷史多多少少應該有些了解,都知道她曾經是一個因為庚子賠款建立的、高度精英化同時也高度西化的學校,知道西南聯大的光輝歷史,知道1952年院系調整之后,清華怎樣轉型成為共和國的脊梁、紅色工程師的搖籃,又怎樣在近年來重新成為具有越來越高世界聲譽的綜合性大學。清華精神可能有很豐富、很多樣的表達方式,但對我來說,清華最核心的部分,是她具備著一種始終不被現實所擊垮的理想主義。正是因為這樣的理想主義,建國前那些家庭優渥的青年們才可能離開清華舒適的、每周有傭人洗衣服的雙人間宿舍,走向了土地和人民;無數的工程師們才甘愿默默無聞地去往祖國最需要的地方,一磚一瓦地將共和國的工業體系建設起來。”

     
    新雅耕讀活動


    各位在這個冬天來到清華,已經證明你們是優秀的,希望你們同樣是勇敢的、堅毅的、理想主義的。最后祝大家在清華的這個冬天過得愉快充實,祝高三順利,希望秋天能再見到大家。謝謝。


    新雅書院91班 劉道昱

    2020年1月12日

     

     

    75彩票